2022 年如期而至,让我为各位亲爱的读者送上迟来的新年快乐。您可能已经知道,新年伊始是设定个人目标的好时机。也许你现在已经在强迫自己吃健康但难以下咽的食物,或者正跟那些给你带来负罪感的享乐说再见。换句话说,在新年立下的 Flag或目标可能是一件棘手的事情。虽说如此,可任何试过与他人达成共同目标的人都知道,在小组中设定目标比新年目标来得更加复杂。个人的动机和观点使人们很难相互理解并共同设定目标。如果人们没有围绕共同目标保持一致,那么实现这些目标近乎不可能。不要害怕! 2022 年我的第一个灵感火花是如何有效地分组设定目标。在这个灵感的火花中,我将分享三个在小组中设定目标的基本工具:许愿活动、Me/We/Us,和飞镖盘。

从许愿开始

谈论目标可能很困难。目标通常让人感觉很大,而且有点抽象。它们的确富有启发性,但却容易让谈话显得沉重。我自己喜欢用来创建愿景/许愿(Wishing)来帮助人们定义目标。许愿让人们以一种易于接受、轻松的方式公开他们的目标。它要求参与者列出他们的愿望,而不是目标。当我运用许愿法时,我通常让人们单独使用,这样他们就可以按照自己的节奏进行。

许愿扩展思考的边界,把脑海中的念头和内心深处的声音相连。

许愿用于视觉化练习或者创造目标。

许愿的句式示例:1)我祈盼…… 2)假如我们的团队……不是很好吗?3)未来十年,如果我们的公司……就太完美了!

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许愿与童年以及内心深处对某物、某种结果或现实的渴望相关联。许愿最棒的地方莫过于,它表面上让人们列出的是愿望,实则列出的是经过“伪装”之后的目标。

为 Me/We/Us 留出时间

无论用了创建愿景还是其他类似的工具,一旦你让每个人写下了他们的目标,你还得让他们分享出来。我在实践中,会使用一个名为 Me/We/Us 的流程结构,它能让个体(Me),小组(We)和集体(US)都有时间去创造想法。

在我自己的引导课程中使用 Me/We/Us 的时,我会这样安排。首先,我向小组提出一个问题,并给他们时间进行个人思考。如果您想专注于创建目标,您可以在 Me 阶段的许愿,并使用如下提示:

如果我们的团队……不是很好吗?

之后,我让他们两两讨论或小组讨论。最后,再把大家聚在一起进行集体讨论。Me/We/Us 中的每一个阶段都营造出一种轻松的氛围,好让每个人都能参与其中。Me 阶段让内向的人有时间把他们的念头收集起来并形成想法。We 是分享这些想法的平台。它可以帮助人们更深入地了解自己的想法,并为与他人分享他们的想法提供心理上的安全感。最后的阶段是Us,让大家互通互联。在这一阶段,人们仅分享想法而通常不会对这些想法做更进一步的发展。Me/We/Us 不仅限于创建团队目标。它适用于任何一个你希望让全员参与的时刻。作为一个高效的团队“醒脑器”,Me/We/Us 理应作为您的常备工具。

Bullseye 标志着最佳目标

飞镖盘很简单,只有一个目标 – 按相关性在飞镖盘上设置您的目标。我会在 Me/We/Us 中最后的 Us 阶段使用这项工具。在此之前的 Me 阶段,我会先让每个人用许愿法写下自己的目标,然后在 We 阶段通过小组讨论精炼他们的目标甚至提出新的来。这些工作一经完成,接下来就是启动飞镖盘的最佳时机了。

活动长这样。

首先,在一张活动挂图纸上画一个飞镖板,如下所示:

然后将便利贴分发给每个人,并指导他们写下他们最喜欢的目标——每张便利贴一个目标。一旦完成,他们就可以自由地将他们的目标贴在飞镖板上。如果他们看到其他人在飞镖靶上把目标放错了位置,他们可以将其移动到他们认为它所属的区域。此行动各自完成,最重要的是,行动过程中保持安静!我告诉大家安静地玩游戏。尽管看上去没说话,他们实际上正在经历一个批判性思维的过程,因为他们看到想法在飞镖上四处移动,并准备自己移动这些想法。

在飞镖盘游戏中默默观察而非交谈,要求参与者去思考他们所见的想法的逻辑。当有人看到另一个人把一个想法贴在飞镖盘上,他们会阅读它,同时考虑它在飞镖板上恰当的位置。“为什么放在那儿?” “合理吗?”“ 我要移动它吗?” 当他们问自己这些问题时,他们会反思目标背后的潜在逻辑,而不是讨论它。 如果人们可以讨论每个想法在飞镖板上的位置,那么这项活动将会花费很长时间。

既然您已经了解了许愿、Me/We/Us 和飞镖盘活动,我真诚地希望您在小组设定目标中更有信心。 我希望你能在 2022 年达到你的目标,我很快就会带给你另一个灵感的火花。